2 12 月, 2021

百傳媒

BAI TIMES

圖 / Pexels

墨客談|未獲紓先受困 苦悶小民的經濟難以振興

筆耕墨耘的文字工作者 在紛擾塵俗中堅持發不平之鳴

作者 / 談曉泉

朋友傳來訊息,苦悶抱怨:「今天沒錢吃飯了!」原來是為了繳交積欠了幾個月的電話費,把身上的錢掏光了都還不夠,當然,當天的飯錢也跟著泡湯了,只能回家吃剩飯。

這位朋友已經退休,賦閒在家吃老本,生活本就過得拮据,他說:「接到中華電信來電催繳電話費,我還跟我老婆說好像很久沒有交電話費了,結果今早去繳錢,一現竟是四個月一起的電話費,手機加上家用的一共快六千。電信人員說之前是三級警戒,所以不催費也不斷話。如今回到二級才開始催繳,否則就停話。全台迄今四千七百多家企業永無薪假,還有六萬多少無業,這些人交得起電話費?讓電話能暢通去謀職?」

我只能安慰他:「等五倍券發放下來,不無小補。」但是,寅吃卯糧的朋友仍擔心,五倍券未必能繳付帳款,因其用途受到限制,抱怨:「直接發現金不是很好嗎?!」唉,很遺憾的,很多人的生活已經快過不下去了,我們的蘇貞昌院長卻只在乎「發現金的話,有人會把錢存起來。」

圖 / 行政院官網

蘇貞昌院長您有沒有想過,這位朋友還得先想辦法變出一千元來,才能領得到這份「印刷精美,製作費工,但實質浪費民脂民膏」的振興五倍券;社會上這樣的艱苦人其實並不少,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有存款、閒錢,可以配合政策來玩這場「撒幣」遊戲,他們最需要的是立即、實質的補貼,直接消解眼前的困境。

原本就是為了振興經濟、紓解民困的預算,院長為了「防弊」,竟然不惜毀損「興利」效果,如此本末倒置的悍然作風,果真不愧酷吏稱號。

行政院版的紓困方案,就是閉門造車的自我感覺良好,只有中上階層的企業、個人能夠陪政府「玩」;許多人在申請紓困時,就先被資格認定的文字遊戲搞得頭昏腦脹,接著還要提出各項證明,這又是一道高不可攀的門檻。既要呈現悽慘的收入衰退,又要提供良好的財力證明,這不是很矛盾嗎?就是這些硬梆梆的規定,讓申辦民眾未獲紓、先受困!

銀行、大財團也配合政府作表面文章,卡債、貸款雖可以申請展延緩繳,像這位朋友的電信費帳單也幾個月不催繳,看似便民友善,其實只是飲鴆止渴的假象,截止日期一到,業者立刻要求民眾一次繳清這段時間滯納金額,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塊大石頭」,就像我這位可憐的朋友的遭遇。

只是,這樣的民間疾苦,大概是執政黨永遠無法想像的吧,更別說這會是你心中最軟的一塊;吾輩小民只能自求多福,別問政府能為你做什麼,先問問自己,為了改變這個政府,願意做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