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月, 2021

百傳媒

BAI TIMES

想要有更好的運動表現 就讓催眠來幫助你

在東京奧運期間,我就像是一個小粉絲一樣,每一種運動每一場播出,我幾乎都看了,就算我不懂那些運動的規則、不認識那些運動員,但是他們努力及奮戰著實地吸引了我的目光。

2020東京奧運已結束,接著就期待2024巴黎奧運的到來。

而2024年巴黎奧運也將增加霹靂舞(breaking)、滑板、攀岩、衝浪等4大項目。

說到霹靂舞(breaking),我就想到我認識的一位小老弟 陳柏均

柏均….. 當初HRC是我第一個簽下的街舞團體,他是當時的Leader之一,而現在的他是Swipe 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HRC 創辦人、團長暨執行長、WDSF 世界舞蹈總會霹靂舞顧問。

我還記得以前這群小夥子一票人擠到我小小的套房,喝著啤酒聽著音樂,跟我說著他們的想法,接下來的作法,未來的夢想。

現在當我接觸催眠之後再回頭來看這個回憶,就發現這個做法看來是對的。

圖 / 翻攝照片

            因為如果你想成功,就要想像自己的成功是如何。

「我在推動 霹靂舞 (Breaking) 進入巴黎奧運,有一天希望能把台灣街舞被世界看見!」而他,真的做到了。

他積極參與國際舞蹈賽事、推動舞蹈行政事務、前往非洲國家做街舞慈善, 2017 年開始與世界奧會等相關組織工作,推動霹靂舞進入奧運。

我一直都有默默地在關注著這個小夥子,在舞蹈的這條路上很辛苦,但他依然不屈不撓的想著如何把台灣的街舞文化水平提高,如何讓世界看到台灣的街舞其實並不弱,他的堅持與努力一直都是我很敬佩的。

我們的頭腦有驚人的能力,它能減少我們的心跳率及盡量減少身體疲勞,並讓我們相信自己還留給我們自己擁有更多的耐力和動力。而我相信這些奧運選手應該已經學會了如何駕馭這種力量,使他們能夠取得更穩定的表現。因為如果沒有平靜的精神狀態,即使是世界上最好的運動員也會在壓力下步履蹣跚。

訓練身體到其能力的極限,而不同時訓練頭腦,充其量是平庸的做法。運動心理學家也認為,對於運動員來說,80%的表現發生在頭腦中。心理模擬 (也可稱為可視化),產生必要的信心,以達到完美的表現。只要腦子所能想像的都是能實現的。

圖 / 翻攝照片

如同之前我在【運動催眠】中提過,催眠對運動選手的幫助實在是很大。

可以在比賽時讓心裡平靜穩定,也可以透過大腦的想像之中做訓練,並讓肌肉的反射動作變得更完美。

在賽前透過催眠變得更能控制自己的進食行為和與增加運動的耐力與動力,也可以給因比賽緊張而失眠的人進行適當的心理建議,讓其在只要進入到某些時段就會開始想要休息與睡眠,也能較為有效地緩解睡眠障礙。

好的睡眠、好的想像訓練就能擁有好的表現。

現在在台灣,真正有在推行運動與催眠的結合實在是少之又少,在國外的選手當中貝克漢、老虎伍茲、麥可喬丹都曾用催眠、或想像(可視化)的方式,來幫助自己增進運動能力。

2024年巴黎奧運所增加霹靂舞(breaking)、滑板、攀岩、衝浪是新的項目,由於沒有前人的示範,所有的規則、所有的比賽方式、所有的場面都將會是所有選手最大的挑戰,想必會是情緒緊張、睡眠失調、水土不服…..

希望未來我們台灣能夠在任何的賽事中都能增加催眠師隨團來協助選手們,讓選手們更有機會將體能及心理都能達到百分百的準備,讓選手們在內心層面進行心理模擬,可以讓他們自由地創造最好的表現。

所以,如果你需要增加一點成功的元素,那麼首先你該考慮你現在該做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