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22 日

百傳媒

BAITIMES

圖 /百傳媒

墨客談|校長無私奉獻善舉 卻難免遭污衊的危機

筆耕墨耘的文字工作者 在紛擾塵俗中堅持發不平之鳴

作者 / 談曉泉

到台北車站搭計程車,運將大哥熱情講述一個溫馨的故事:有位來自瑞芳的校長,自掏腰包搭高鐵南下,到高雄帶回兩個翹家輟學的孩子,苦口婆心勸導他們回歸正軌。運將大哥感概的說,現在教育界願意這樣無私付出的,已經很少見了,他不太理解為什麼好老師會越來越少呢?

筆者心中也無比感概;是的,各級學校的校長、主任、老師已經難以看到無私奉獻的熱情了,這到底是為了什麼?是誰澆熄了他們心中那團熊熊火焰?是誰扼殺了他們滿懷付出的理想抱負?其實我有點為這位校長擔心,在當前社會氛圍下,他的認真有可能是走在鋼索上,一不小心就會被倒打一耙。

如果他的諄諄教誨被學生、家長曲解成侮辱、不當管教,被誤導成傷害孩子自尊,搞不好又是一場風波;如果他帶回孩子的行為沒經過家長同意,甚至有可能被擴大成違背孩子意願,被扣上「妨害自由」的帽子,吃上刑事罪責,就算最後獲得不起訴、無罪裁判,但這份熱情豈能禁得住行政追殺、官司訴訟的折磨?

圖 / 湯圓攝影工作室

隨著民主政治改革開放,不少人靠著高喊「人權」而獲得了自己的「權力」,但是卻忘了告訴社會大眾「權利跟責任」是相對等的,「民主與法治」需要並行;於是乎,許多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群眾,跟著搖旗吶喊,只知道痛罵「威權」、抨擊「體制」、破壞「規章」、打碎「制度」,卻在不知不覺中,毀損了穩定未來的基石。

筆者親眼目睹的實例:有學生在課堂上搗亂鬧事,不斷以三字經辱罵老師,打也不能打、罵也不能罵的老師不堪其擾,最後忍不住吐槽一句:「神經病!」結果引來家長到校興師問罪,痛罵指責校長「放縱老師痛罵學生!」要求開除老師。因為害怕政治人物、人權團體以及媒體介入,會讓事件更加擴大,受辱的老師只能低聲下氣道歉,為了息事寧人,將師道尊嚴放在腳下賤踏。

如此氛圍下,教育界的熱情,能不熄滅嗎?同樣的亂象,也發生在公務體系、警界、軍方。不少自詡為民主鬥士的偏激執念者,一講到軍公教就認定是官、是既得利益者、是威權象徵、是民主道路上的大石頭,不問是非黑白對錯,看到影子就開槍,先一頓亂棒打倒了再說。國家機器的基本螺絲遭遇這般待遇,豈能奢望穩定發展呢?還希望大家洋溢著為民服務的熱情嗎?

「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半吊子的民主、拿著雞毛當令箭的民主、虛假荒唐的雙標民主、為一己一黨之私的獨裁民主,還不如扯掉遮羞布,實施嚴刑峻法更讓人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