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7 月 4 日

百傳媒

BAITIMES

他將武術元素融入街舞,成功踏上國際舞台。圖 /陳柏均

台灣永續生命力》霹靂舞首位華人國際評審陳柏均 自強不息不怨天尤人的尬舞人生

39歲的陳柏均2021年底獲總統文化獎,頒獎過程中總統問他,靠街舞怎麼過日子?有人幫忙嗎?他很酷的回說:「我們自已想辦法存活。」在傳統印像裡不是正常工作的街舞,竟然能靠自已活下來,讓總統對他另眼相看。陳柏均說,他喜愛跳舞勝過一切,跳舞會讓他開心,不怨天尤人等別人來幫助,以自強不息的信念,靠自已賺錢活下來,然後自由自在沈浸在跳舞世界裡,這是他一輩子都要做的事。

「我就是個愛跳舞的人!」陳柏均說,為了可以無慮地跳舞,所以會想盡一切辦法來維持,開教室、辦活動等,不外乎就是維持基本的生活運作,然後盡情享受跳舞的快樂,沒有很複雜的概念,想要做一件事情,不是靠別人來幫助你,賺錢養活家庭、維持團隊運作,不要成天想著自己多有才華,為什麼沒有人看到,若是不努力,光想靠別人幫忙是活不下來的,這多年來他看過多少人才,就因為沒有想通這個道理離開街舞。

陳柏均熱愛跳舞,目前仍每天練舞維持舞技。圖 / 陳柏均 提供

陳柏均11歲時,父親買了卷「L.A. BoyZ」的音樂錄影帶,原本是要他好好學習英文,但他卻被音樂和舞蹈迷住,心想,怎麼會有人這麼穿衣服,而且還用台語唱快節奏的歌曲,於是開始學習影片中的舞蹈,從模仿開始學起,不然就是請教會跳街舞的大哥、大姐指導,就這麼跌跌撞撞進入街舞的世界。

在國中時學舞的過程曾中斷,沒有專心在練舞上,只有在一些場合秀一下舞蹈,直到上了高中,被熱舞社一個很正的學姐吸引,才又開始回到練舞這條道路上,陳柏均說,進熱舞社不是為了追求學姐,而是找回了練舞的熱情,覺得練習街舞很適合他,因此每天花很多時間練習。

高中時期參加熱舞社開啟他的街舞人生。圖 / 陳柏均 提供

街舞是美國街頭幫派中演化出來的次文化,有些幫派成員將時間、精力花在練習上,幫派成員相見就靠著舞蹈來比拼,沒有了槍枝和暴力,但叛逆互尬的特質不變,陳柏均回憶,以前也都是在街頭尬舞,中正紀念堂、西門町等地就是舞台,從1997年開始認真練舞至今也有25年。

在跳舞的過程中,從街頭尬舞到參加比賽,最後開始教學、辦比賽,一切都是靠著喜愛跳舞的熱情走過來,沒有抱怨,對街舞除了喜愛還是喜愛,陳柏均說,這一切他要感謝2個人,一個是高中熱舞社的指導老師AMAY,一個是世界霹靂舞教父Ken Swift,讓他能在街舞的世界中不斷前進。

AMAY老師告訴他,跳街舞要跟上節拍,不是自己放了音樂就亂跳,才讓他知道在街舞的世界中,音樂對舞蹈極其重要,而不光是只有舞蹈技巧而已。

世界霹靂舞大師Ken Swift 是陳柏均習舞過程中重要導師。圖 /陳柏均 提供

另外,開始接觸教學及授課後,讓他在成為經營者和舞者的身份間為難,2009年他一度想要放棄舞蹈,專心在舞蹈教學營運上,但是當年43歲的Ken Swift告訴他,「你現在不跳,什麼時候跳?」一語驚醒夢中人,現在每天都維持練舞,成為一名街舞藝術家。

為了讓街舞有更新的元素,7、8年前陳柏均將武術的元素融入在舞蹈中, 不論是在國際甚至在中國,都讓人耳目一新,沒想到武術也能加入街舞中,隨著在國際比賽中曝光,得到國際街舞界的認同,開始出國擔任裁判工作,一轉眼也10年過去,其中在2017接任世界舞總街舞顧問,讓台灣街舞被世界看見,這二年因疫情沒有出國,直到去年底疫情國際稍緩,他又開始應邀前往法國世錦賽、俄羅斯公開賽擔任裁判工作。

上TED分享街舞經驗。圖 / 陳柏均 提供

「政府和企業應該多關注台灣的選手!」陳柏均說,台灣的選手實力很強,在2024巴黎奧運有機會奪牌,但少的就是政府和企業的協助,目前其他國家的選手都已經進入國訓中心集訓,台灣目前仍靠著選手自主訓練,而在企業方面,也要給選手多一點實質的幫忙,讓選手能在訓練時無後顧之憂。

陳柏均說,練舞修練是一輩子的事,沒有停止的一天,不用負面的心態面對狀況,保持謙虛才能充盈,也呼籲家長們正向看待街舞這項運動,青少年就是喜歡誇張、吸引人的事物,重視青少年的次文化需求,街舞也能成為一輩子追求的成就選項。(百傳媒黎百代/台北報導)